新闻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是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列表

那顿饭温暖了我的人生

时间:那顿饭温暖了我的人生 点击:
 
 
 
 
 
 
 
在黑龙江省绥化市的北边,有个不大的小镇叫“秦家”,以种植水稻为主。在佳木斯上学寒暑假时,坐火车常常路过,我都要隔窗探望。到泰山工作后,每每回乡探亲,过了绥化,我就特别留意广播里报“秦家”的站名,怕疏忽错过了看看这个地方,因为那里有我难忘的记忆。
 
        那是30年前的一月份,天寒地冻。母亲看邻家的大男孩几次身背面袋坐火车去秦家换大米,就征求姐姐能否也像他们一样换点过年。母亲是南方人,爱吃大米,从兴凯湖农场搬到北安农场就再没见过大米。姐姐欣然同意。母亲不放心,让我跟着做伴。
 
        在秦家下车已是上午9点多,我们顺着雪白耀眼的路面走了四五里,浑身发冷,小心翼翼地串了两三家后,绝望地蹲坐在一路边,掏出已冻得硬硬的烙饼,刚要吃,就听到背后有人喊:孩子,外面太冷了,进屋吧。我和姐姐不约而同地转身,看到一位戴着头巾,穿着旧棉装,目光慈祥,约70岁的大娘,步履蹒跚向我们走来,大娘又接着问:孩子,你们是哪里的?来这干啥?我们告诉大娘是从北安坐火车,来这里用白面换大米的。大娘问背了多少斤面啊?姐姐回答35斤。大娘说别走了,我换给你们。我们跟随进屋,这是一个简陋干净的茅草屋。大娘摸了我头一下,说:孩子,先暖和暖和,饿了吧,大娘给你们做碗米饭吃。姐姐抢话说带饼来啦,遇热软乎就好吃了。大娘说:客气啥,能帮出门在外的人一把也是应该的,你们在屋里暖和,我到锅台做饭,一会儿就好。姐姐懂事的协助烧火。一个小时的功夫,香喷喷的米饭还有白菜炖粉条摆在炕桌上。大娘说:饿好长时间了吧? 孩子多吃点,我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吃。我们端着大娘给盛的带有两道兰杠的大碗米饭,夹着白菜炖粉条,眼里满是感动。吃完,姐姐要给钱。大娘生气的说:要是收钱,我还不做呢!这年月虽然困难,大娘管一顿饭还是能管得起。
 
       有了这样的记忆,让我忘不了“秦家”这个不大的地方。这些年,我走过了很多市镇乡村,遇到需尽力相助的都毫不迟疑,因为大娘的影像一直在我脑海里,她平凡真实有爱心。这个世界因为有大娘一样的人存在,就多了一份美丽纯净。大娘是平凡的,在我心里不平凡,她给我上了人生一课,让我念念于怀。
 
       干了20年多年的财务工作,吃过很多丰盛饭菜,从没让我留恋什么。唯有童年的这顿饭令我难忘,感到特别贵重,每每想起心地善良质朴的大娘,让我一直心怀感激之情。大娘肯定离开了人世,但她没离开我的心,她仿佛像夜空里的明星一样在我心底闪耀,她的良好美德永存我心,促我成长,教我做人的道理,也常常鞭策我自己,在人困难的时候,小小的付出都会高大无比,都会让人念念不忘,温暖人生。